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这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

牧羊少年,带着自己的梦,伴随着预兆,跟随着本心,最终实现的梦想,实现了承诺,拥有了财富和美女。

而故事的意义往往不在于它的写实性,而是它背后的寓意。

遵从本心,这是贯穿故事的一条主线,每当少年遇到困难遭遇折磨亦或受到诱惑时,总有一股力量提醒他,这场冒险的初衷是什么,应该继续前行去追寻你的梦想。这股力量来自神的预言,来自智者的指点,来自人生的起点,天命使然,你必将到达那彼岸,无论是一片大陆还是一座小岛。

每个人生来就是带着天命的,这使命将成为我们一生所为之奋斗的方向,而不同的天命造就了每一个鲜活的生命。

而我们往往在失落和彷徨时,把这一切归结为天命,告诉自己,这就是命运,是我们无法冲破的那一道藩篱,它在我们出生时就已经给我们画好了这张无法突破网,然而,我们真的知道这网有多大吗?

我们所追求的那些,金钱、知识、家庭、事业、信仰,也就如同一张网状雷达图,占有的面积是由你的目标和你达到目标的距离而决定的,绝对值可以相互比较,但相对值,即我们所说的幸福感,是无法同其他人对比和衡量的。

其实,我们的天命就是不断去试探这张网有多远多大,通过不同的路径走向网的边缘,直至生命的尽头。也许曾经绕过弯路,也许曾经走错了方向,也许前面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但我们还是要走,不断的前行,去扩大这张网的宽度和广度,最终形成我们独一无二的人生雷达图。

我们降临俗世,经受各种风流的冲击,尝尽人间的苦乐,或幸福或悲伤,一直到呼吸停止之前,我们都不懈地、顽强地努力奋斗。这个人生的过程本身,就像磨炼灵魂的砂纸,人们在磨炼中提升心性,涵养精神,带着比降生时更高层次的灵魂离开人世,我认为这就是人生的目的,除此之外,人生再无别的目的。
——稻盛和夫

沉没成本

一个关于沉没成本的问题。

从经济大学的角度来看,沉没成本相当于已经付出无法收回的成本,在计算投入与回报时不应参与。
比如朋友两人买了票要去看电影,到了电影院,女孩因某种原因有点儿不高兴,不想去看电影了,这时男孩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拉着她去看电影,有可能会让女孩更加不高兴,另一种是不去看电影,带着女孩去吃她最喜欢的冰激凌。
如果以一种量化的标准来看,我们把行为分成为投入与产出,投入分为金钱和时间,产出结果为快乐,快乐净值=产出-投入,我们的目标是快乐净值的最大化,也就是投入最少,产出最多。
假设正常情况下看电影的金钱成本10,时间成本10,快乐值30,但由于女孩的不高兴,生成了一个负快乐值-5,这时:
快乐净值=30–20-5=5。
此时的另一种选择吃冰激凌,金钱成本8,时间成本4,快乐值18,因为女孩最爱吃冰激凌,快乐值+5,这时:
快乐净值=18-12-5+5=6
显然我们应该选择去吃冰激凌啦。但这时有人会问,之前我付出的电影票成本10在哪呢?为什么不计算在吃冰激凌里呢?如果加进来那么快乐净值就是负的了,显然应该去看影响啊!但事实上呢?我想一个聪明的男孩一定会放弃看电影而去吃冰激凌,这就运用了沉没成本的概念,那些无法收回的成本,我们为什么在做吃冰激凌的决策时去考虑呢?

还有放在家里可能再也不会用的各类包包、衣服、首饰之类,算不算是沉没成本呢?
还比如读了一半的书觉得没有意思是不是要继续读下去?

我想沉没的就让他沉没吧,当你做出了选择,就应多考虑未来的收益,而非过去的付出。

每个人都握着一把伤人的剑

好的开始是好的结果的充分非必要条件,出现不好结果的主观原因是我们没有把握好过程。朋友间的相处也是如此,高兴而来,不欢而散是个大家都受伤的结局,没有人获益。

在朋友期望得到大家的鼓励和建议的时候,我们这些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无知青年,带着一副看似看透全盘,指点江山气势的有色眼镜,在人家面前侃侃而谈,而说尽那些没有丝毫实质帮助的问题,实在是该打。而想想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人家是怎么做的,实在是想找个地缝下潜到十八层地狱。

伤人的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许我们只是想将自己的剑递给他们披荆斩棘,但却将剑柄向着自己,错递成了剑锋,伤人害已。

我们谈管理、谈营销、谈资金链、谈用人,而人家是每时每刻都在思考这些问题并且是实实在在要面对的,难道不比我们更清楚更急切的想解决吗?我们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过于想表现自己深邃的洞察力,过于想当然的把自己置于旁观者的角度去分析问题,而面对一个朋友,我们怎么能用一种案例分析的手法去做这种如上帝审判子民般的评价呢?再说我们分析的有条理有深度,值得别人去接受和理解吗?该打!

再说如何面对朋友。总以为大家是在平等的角度可以毫无顾忌的表达,真的是很傻很天真。每个人不同的命运造就了独立的性格和思维方式,我们无法用自己所经历所学到的去百分百的评价别人的对和错是与非,犯这种教条主义错误。而离开情景,粗暴的理解朋友的话,而没有深究人家为什么谈这个问题,想获得什么样的回答,这样无脑的回答和谈话,在工作时我们难道能这样做吗?显然不可能。然而为什么在放松下来之后,在面对比工作时更亲近的人的时候却不想费一点儿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从而可能伤害最不该伤害的人。该打!

而对于切实有效的帮助,如果我们做不到,那么几句支持和肯定的话,回头想想,总比纸上谈兵来的更有效和更能让人接受吧。

在给别人递剑时,请将剑锋向着自己。

伤人者共勉,受伤者见谅。I’m so sorry about my comments.

北马半程备战 第二十二轮

时间:2013-10-07 下午
地点:朝阳体育中心
长度:8km
速度:6’10″/km
时长:49:00
类型:recovery training
伤痛:稍有好转

假期的最后一天迎来了好天气,跑跑吧

北马半程备战 第二十一轮

时间:2013-10-03 上午
地点:奥森
长度:16.8km
速度:6’30″/km
时长:1:50:00
类型:LSD
伤痛:

奥森试跑,来的晚,人实在是太多了,快跑不起来了。
怕伤加重,一直压着速度跑

北马半程备战 第二十轮

时间:2013-10-01 下午
地点:朝阳体育中心
长度:5km
速度:6’00″/km
时长:30:00
类型:recovery training
伤痛:下午半专业的father-in-law看了看,原来不是脚腕的问题,是小腿前侧拉伤,这一个多礼拜的药算是白上了……帮按了半天,贴了块狗皮膏药,回家继续上药吧。

今天不跑实在对不起这样的天啊。不废话,换上衣服,跑起!

北马半程备战 第十九轮

时间:2013-9-30 下午
地点:gym
长度:500m swimming + 5 km treadmill
速度:6’50″/km
时长:35:00
类型:recovery training
伤痛:未恢复,但尝试跑跑

之前做了2天的 P90x ab ripper,腹部微痛。今天下班早,先去游了500米,后感觉还好就跑了5km,晚上微疲惫。

北马半程备战 伤痛

终于迎来了伤痛,之前左脚腕外侧不适已经一周时间未见明显好转迹象,脚腕向内转时有明显的拉伤感。今天看怎么还有点儿淤血,唉。上周带着伤跑了两次看来没有任何好处,反而造成伤痛没有恢复。

本周停跑,上药,期待一周内能恢复好。

有时间做一些简单力量练习。

北马半程备战 第十八轮

时间:2013-9-21 早
地点:奥森
长度:5 km * 2
速度:6’33″/km
时长:33:14
类型:计划中的LSD未实行
伤痛:左脚腕伤痛未愈

在同学组织的5km慢步活动前50分钟到位,本准备先跑一个大圈,但在前3km后,突然看到心率表上数值超高,一般这会儿也就在130多,现在已经跳到150+了,感觉不妙,只能降速降心率。但心率下到130后再跑,很快就又上到近160,只能跑跑走走。

估计因为穿多了,前面跑到地铁站再坐地铁,这汗就一直没停过。但为了自身的安全,还是降到正常的活动心率再说吧。因此前5km跑跑走走,一小圈回来同学们已经到了不少了,只能等大家一起活动了。

最后又走了5km。今天任务未完成!

北马半程备战 第十七轮

时间:2013-9-18 晚
地点:家 treadmill
长度:5 km
速度:7’30″/km
时长:37:31
类型:
伤痛:天气不好,家里简单活动一下,左脚腕伤痛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