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这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

牧羊少年,带着自己的梦,伴随着预兆,跟随着本心,最终实现的梦想,实现了承诺,拥有了财富和美女。

而故事的意义往往不在于它的写实性,而是它背后的寓意。

遵从本心,这是贯穿故事的一条主线,每当少年遇到困难遭遇折磨亦或受到诱惑时,总有一股力量提醒他,这场冒险的初衷是什么,应该继续前行去追寻你的梦想。这股力量来自神的预言,来自智者的指点,来自人生的起点,天命使然,你必将到达那彼岸,无论是一片大陆还是一座小岛。

每个人生来就是带着天命的,这使命将成为我们一生所为之奋斗的方向,而不同的天命造就了每一个鲜活的生命。

而我们往往在失落和彷徨时,把这一切归结为天命,告诉自己,这就是命运,是我们无法冲破的那一道藩篱,它在我们出生时就已经给我们画好了这张无法突破网,然而,我们真的知道这网有多大吗?

我们所追求的那些,金钱、知识、家庭、事业、信仰,也就如同一张网状雷达图,占有的面积是由你的目标和你达到目标的距离而决定的,绝对值可以相互比较,但相对值,即我们所说的幸福感,是无法同其他人对比和衡量的。

其实,我们的天命就是不断去试探这张网有多远多大,通过不同的路径走向网的边缘,直至生命的尽头。也许曾经绕过弯路,也许曾经走错了方向,也许前面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但我们还是要走,不断的前行,去扩大这张网的宽度和广度,最终形成我们独一无二的人生雷达图。

我们降临俗世,经受各种风流的冲击,尝尽人间的苦乐,或幸福或悲伤,一直到呼吸停止之前,我们都不懈地、顽强地努力奋斗。这个人生的过程本身,就像磨炼灵魂的砂纸,人们在磨炼中提升心性,涵养精神,带着比降生时更高层次的灵魂离开人世,我认为这就是人生的目的,除此之外,人生再无别的目的。
——稻盛和夫

沉没成本

一个关于沉没成本的问题。

从经济大学的角度来看,沉没成本相当于已经付出无法收回的成本,在计算投入与回报时不应参与。
比如朋友两人买了票要去看电影,到了电影院,女孩因某种原因有点儿不高兴,不想去看电影了,这时男孩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拉着她去看电影,有可能会让女孩更加不高兴,另一种是不去看电影,带着女孩去吃她最喜欢的冰激凌。
如果以一种量化的标准来看,我们把行为分成为投入与产出,投入分为金钱和时间,产出结果为快乐,快乐净值=产出-投入,我们的目标是快乐净值的最大化,也就是投入最少,产出最多。
假设正常情况下看电影的金钱成本10,时间成本10,快乐值30,但由于女孩的不高兴,生成了一个负快乐值-5,这时:
快乐净值=30–20-5=5。
此时的另一种选择吃冰激凌,金钱成本8,时间成本4,快乐值18,因为女孩最爱吃冰激凌,快乐值+5,这时:
快乐净值=18-12-5+5=6
显然我们应该选择去吃冰激凌啦。但这时有人会问,之前我付出的电影票成本10在哪呢?为什么不计算在吃冰激凌里呢?如果加进来那么快乐净值就是负的了,显然应该去看影响啊!但事实上呢?我想一个聪明的男孩一定会放弃看电影而去吃冰激凌,这就运用了沉没成本的概念,那些无法收回的成本,我们为什么在做吃冰激凌的决策时去考虑呢?

还有放在家里可能再也不会用的各类包包、衣服、首饰之类,算不算是沉没成本呢?
还比如读了一半的书觉得没有意思是不是要继续读下去?

我想沉没的就让他沉没吧,当你做出了选择,就应多考虑未来的收益,而非过去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