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ad

一口气看完了《动物农场》,不禁让我对此书的作者乔治·奥威尔心生崇拜。虽然他英年早逝,虽然他从未去过当时的典型独裁极权国家,但却能把专治、独裁中统治者及被统治者通过动物拟人的方式刻画的入木三分,让从未有亲身经历的我,就算是活在一个较稳定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地方也心有余悸。

此书在作者在世时未有太多反响,但在他去世后,与他的另一部传世之作《1984》共同树立了他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两部书被认为是针对当时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社会制度以及极权统治的讽刺。

书的译者在前言中也提到,对于刚刚经历的“文化大革命”,此书也具有非凡的寓意,书虽然于1945年写成,但对于70年代的中国发生的各种现象,竟然都有可对照之处,可见作者对于社会制度的了解之深不可小觑。

七诫
  1. 凡靠两条腿行走者皆为仇敌;
  2. 凡靠四肢行走者,或者长翅膀者,皆为亲友;
  3. 任何动物不得着衣;
  4. 任何动物不得卧床;
  5. 任何动物不得饮酒;
  6. 任何动物不得伤害其他动物;
  7.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

革命者对于对当前统治者的一切否定,所有和人类相关的内容都被看成是绝对禁止的,而对革命群众的概括也一样简单的表达为“皆为亲友”和“一律平等”。这样的戒律,完全可以让饱受折磨的革命群众们趋之若鹜,去为那些革命领导所勾画的美好未来所奋斗。

口号与未来都是愿景,但这种愿景是否可完全实现,是否符合真正的社会规律,在那时却也并非是需要严格审视的。也许革命者的愿景在当时都是真实美好的,所有人也都憧憬着那个乌托邦,对革命的忠贞和坚持毋庸置疑。但当胜利来临时,我们那时所刻画的愿景是不是都能够兑现呢?

当革命者坐稳了位子之后,独裁者的真实嘴脸才逐渐显露出来。之前的宣言和口号逐渐淡化,革命歌曲被列为禁歌,而当初被革命人民所不耻的人类行为却也慢慢被独裁者所接受和发扬光大起来,并采用宣传、暴力等一系列手段建立个人崇拜和极权政治。而那革命的主力人群,却不知不觉回到了最初苦难的日子,而在革命前是什么样的日子,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逐渐淡忘,而独裁者告诉大家,就算是现在的日子,也比过去的强,但过去是什么样子?说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

时过境迁,质疑者、谏言者全部被清洗干净,独裁者的走狗逐渐壮大,对革命任劳任怨的支持者和奉献者也未有善终。最初的七戒被逐渐篡改,而大众们呢,还以为自己的脑袋过于愚笨而忘掉,本身就是现在这样,而逆来顺受,极其自然的接受了现状,只要还能有吃,还能生活,那就这样好了,真是把我们这些个屁民刻画的太过于真实了!!

“四条腿好,两条腿坏”这简单粗暴的逻辑判断竟也变成了“四条腿好,两条腿更好”。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书中把猪当做革命领导者的化身,但当看到最后一幕,猪和人在一起把酒言欢,为打牌作弊相互殴斗的时候,竟然无法区分哪个是人,哪个是猪,才明白作者真是太有喜感了!猪即是人,人即是猪!

纵观这大地上几千年来的历史,直到现在,无一不把这一寓言循环往复。独裁者的各种手段万变不离其踪,无非就是欺骗、安抚、镇压、文字狱、利益诱惑等等,而屁民却永远也摆脱不了屁民的命运,无知而又充满激情,却也逆来顺受,真是极品!

缺乏监督缺乏民主的社会,最终会导至独裁者和极权的出现,无论屁民们是否满足于现状,是否对沉痛的历史还心有余悸,只要不触及到屁民们的底线,那独裁者就可以逍遥的坐稳自己的位子。

但请独裁者们记住,郭老师说过:“你欺负我,我往后退一步,你再欺负我,我又退一步——现在我身后可是墙了,这时你又欺负我,打你丫的!”

打赏

发表评论